返回首页 | 法治新闻 | 本网专稿 | 第一关注 | 第一播报 | 高墙视窗 | 交通管理 | 校园法治 | 司法行政 | 社会百态
特别报道 | 聚焦环保 | 人民法官 | 要案实录 | 河南交警 | 驿城警视 | 人物风采 | 绿城警事 | 理论探讨 | 百姓留言
 区域报道: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商丘·周口·驻马店·南阳·信阳·济源
工作人员查验
姓    名:
工作证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第一关注
新乡辉县百余农民工被欠薪  多名讨薪工人被打伤  300多万元血汗钱被各种名目克扣殆尽
编辑:管理员   来源:法治网    加入时间:2020/1/18

15793349229704710.jpg

中原法治网讯:(陈大贵)在河南省新乡辉县市三里城邦云水郡工地,有两家劳务队的上百名工人被建设方扫地出门,包含工资在内的1000多万元劳务款被拒绝支付,多名农民工们在讨薪时被打伤。当地建设主管部门介入后,按合同最低价清算用于应急发放的300多万元劳务费用,却又被建设方以各种名义克扣殆尽。

2a1b69.jpg

投诉:上百农民工被欠薪,讨薪时数人被打伤

1月12日,南阳市百丰建筑工程劳务公司的李瑞华向媒体反映:他们十多个班组约百余农民工,在辉县市三里城邦云水郡工地干了近10个月,最终却被建设单位“河南万融建筑有限公司”以民工无故停工为由,赶出工地,且所欠的劳务费一直不给清算,导致农民工迟迟拿不到工资,滞留当地无法返乡。

反映材料显示,2019年,一名叫蔡启韦的男子以河南万融建筑有限公司的资质,承包了辉县市三里城邦云水郡四标段的工程。随后,蔡与南阳市百丰建筑工程劳务公司的王克营和刘斌签订劳务合同,由王、刘二人各带一支劳务队共计10多个班组进驻工地。

31a1f.jpg

上百名工人从2019年1月至11月期间,加班加点承建该工地的五幢多层和五幢高层。然而到了合同约定的付款节点,蔡并没有按约付款,只是在零零散散向工人们预支了一些生活费。两名劳务队负责人在垫付数百万元后无力再继,被迫停工。“蔡启韦先是逼迫我们复工,后来竟然在信阳老家潢川双柳镇纠集了武校毕业的十多名打手,冒充工地保安,穿着特警制服,手持盾牌强行清场,并对我们大打出手,导致六七名工友不同程度受伤,至今仍有三人重伤在床。”

ba3c21.jpg

现场:工地大门严密把守,讨新工人靠啃馒头度日

1月13日上午,在距三里城邦云水郡四标段不足500米的城中村一处民房里,记者见到了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讨薪民工。

数九隆冬天寒地冻,这些农工们栖身在没有一丝热气的民房里,啃着冰凉的馒头充饥。他们说,从被赶出工地近两个月来,他们一直坚守在这里向建设方讨要工资,但蔡及其打手十分凶狠,不仅不给一分钱,还不时对劳务队的负责人威胁恐吓。“2019年11月15日至12月10日,蔡启韦指挥人员对进门讨薪的工人多次殴打,致多人受伤,其中王祥梅、李超产受伤入院,王好军大拇指骨折。王金峰两根肋骨骨折,何定军眉骨骨折,至今卧床。”

在民房里摆放的铁架床上,记者见到了王金峰和何定军,寒冷的天气加上极差的伙食,两人的气色非常差。提起讨薪被打伤的遭遇,两人不由哽咽抽泣。

据劳务队负责人王克营和刘斌介绍,从进场干活到被强制清场,他们已垫付了各项费用和民工生活费600多万元,早已没有能力进行垫付。而事后经过打听,得知蔡启韦以前曾在别的工地采取类似手法坑过劳务队,其招数是先让民工进场干活,然后又各种方式逼走劳务队,然后再请新的劳务队进场,同时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工程款和民工工资。“以我们为例,签的合同是主体加上内外粉刷,一平方是430多元,如果没有内外粉,主体仅支付每平方230元。其实前期的活儿都不赚钱,又苦又累,后期到了该赚钱的时候,他就以各种理由把人赶走,然后借机用最低价结算,同时又以各种名目进行罚款,直至把最低价的劳务费也扣完。”“这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

129ee.jpg

算帐:最低价算出300多万元劳务费,又被各种理由克扣

“我们曾多次组织调解,但双方根本谈不拢。”辉县市城乡住建局的万姓工作人员称,自接到民工反映后,他们多次要求工地建设单位和开发商支付农民工工资,但因双方在帐目方面存在较大分岐,导致一直无法达成一致。

13日,在辉县市住建局工作人员的调解下,劳务队代表和建设方代表郑经理坐在一起,在开发商春江置业工作人员的监督核对了有关帐目,双方对已完成工程量和前期预支费用数额基本达成了一致。

当天下午,春江置业代表李玉刚明确告知双方,根据双方达成的一致意见,将按最低价格每平方230元来计算,再扣除前期预支的费用,大约还有300多万元费用可以给农民工发放工资。他同时承诺,这些钱将会在3天时间内,作为工资及时发放给被欠薪的工人。

然而,到了3天后的1月16日,农名工反映这个计划又“流产”了。

858ea.jpg

辉县市住建局的说法是,这300多万元之所以未能按约发放,是调解后建设单位又以各种名义将这300多万元应急工资款扣除殆尽,只剩下聊聊几万元,双方也因此再度陷入僵持。而关于讨薪农民工被打伤一事,住建局工作人员称此事应由公安机关调查处理。

辉县市公安局工作人员说,事发后当地派出所已出警并受理。至于民工反映警方迟迟不扣留凶手,以及不开具法医鉴定委托书一事,经了解,是因为骨折需要等伤情稳定后方可进行鉴定。同时,讨薪农民工以蔡启韦雇人行凶涉嫌黑恶势力,已将其举报至省公安厅、新乡市公安局,辉县市有关领导也已经进行了批示,当地警方对此高度重视,目前正在深入调查之中。

苦争数月依旧两手空空,眼看春节一天天临近,讨薪的农名工们一个个满面愁云,不知道自己的血汗钱,还要讨到什么时候……对此事记者将继续给于关注!

返回】【顶部】【关闭】  
新闻热线 | 版权声明 | OA管理

关键词:中原廉政法治网 | 中国廉政法治 | 河南廉政法治网 | 中原廉政法制网 | 廉政法制网 | 廉政法治新闻 | 中原廉政法治 | 廉政法制建设 | 廉政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