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法治新闻 | 本网专稿 | 第一关注 | 第一播报 | 高墙视窗 | 交通管理 | 校园法治 | 司法行政 | 社会百态
特别报道 | 聚焦环保 | 人民法官 | 要案实录 | 河南交警 | 驿城警视 | 人物风采 | 绿城警事 | 理论探讨 | 百姓留言
 区域报道: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商丘·周口·驻马店·南阳·信阳·济源
工作人员查验
姓    名:
工作证号: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第一关注
鄢陵县大马乡:责任田上万棵苗木被人私自砍伐 县森林公安局缺乏担当有案不立
编辑:管理员   来源:法治网    加入时间:2021/4/6

中原法治网报道:(记者 陈大贵)3月20以来,鄢陵县大马乡南丁庄村二组村民蔡某勤不停地在鄢陵县和许昌市多个政府部门之间来回奔波,要为自己责任田里的上万棵苗木讨个说法。

3月20日深夜,在外地打工的蔡某勤接到家人来电,说责任田里的上万棵苗木不知被谁突然砍伐一空、不知去向。蔡某勤和家人当即拨打了110向当地派出所和森林公安局报案。然而,报案后第二天,鄢陵县森林公安局出警后回复报案人:这是土地争议问题,不是盗伐犯罪行为,不属于公安局管辖范围。

随后,县森林公安局向蔡某勤出具了一份《不予调查告知书》,这样的结果,让蔡某勤难以理解、无法接受。

究竟是谁,私自砍伐了蔡某勤责任田里的苗木?是何原因,森林公安局对私自砍伐树木的行为不予立案调查?

5f988.jpg

外出打工 责任田里上万棵苗木突然被人砍伐一空

3月20日夜里,远在南方打工的鄢陵县大马乡南丁庄村二组村民蔡某勤突然接到家人来电,告诉她责任田里种植的上万棵苗木不知被谁突然砍伐一空。蔡某勤当即让打110报案,同时请假回家处理问题。

回到家后,蔡某勤找到出警的县森林公安局,对方告诉她:村委会出有书面证明,你们这是土地存在争议,不属于私自盗伐行为。随后,森林公安局出示了村委会的证明,并出具了一份《不予调查告知书》。

在森林公安局提供的南丁庄村委会的证明上有这样的内容:南丁庄村村民二组开会认为,蔡某勤承包的土地有争议,决定收回土地归集体所有,情况属实。同时,附有村民二组代表会的决议文件和代表签名。

 但是,村民二组讨论的是土地争议收回问题,却没有砍伐苗木的决议。那究竟是谁砍伐了责任田里的树木?是村组集体指使,还是个人私自行为?

ea518.jpg 

村委会:砍伐树木是居民私自行为,村委会全不知情

从森林公安局出来,蔡某勤找到南丁庄村村委会负责人要问个究竟,负责人一再表示称村委会不知情。随后,村委会向蔡某勤也出具了两份书面证明,一份证明:村民丁成俊、丁春良、丁安民三人砍伐了蔡某勤的树木。一份证明:蔡某勤树木被伐,是2组居民私自行为,村委会全不知情。

在村委会办公室,面对蔡某勤的追问,村民二组组长也一再表示对砍树情况不了解,事实果真如此吗?   

3月30日,蔡某勤再次和家人来到鄢陵县森林公安局追问事实真相,结果出人意料。

在森林公安局,有关负责人首先解释了不予立案的原因,主要包括:

1.村委会出具了承包土地存在纠纷的书面证明;

2.蔡某勤大哥承认是他同意村民组收回蔡某勤承包土地的决定;

3.承包地里的树木,是村民组派人砍伐的,卖树的钱落在了村民组长个人手里,没有在砍树人手里。

4.砍伐责任田里的树木时,很多村干部和村民都在现场观看,不是偷偷摸摸的行为。

随后,负责人还让蔡某勤观看了当天出警时的录像视频。

视频中,蔡某勤大哥(前夫的哥哥)称:村干部多次上门找他说要收回他弟媳妇承包的土地,最后他才同意,可是他并没有告诉蔡某勤本人。   

村民2组组长等人向干警证实,蔡某勤承包地上的树是村民砍的,很多干部和村民都在场见证,仅较大的树就有十多颗,砍树卖的钱都在村民组长手里。    

出警调查的森林公安干警没有询问村组干部在砍伐树木时,是否办理了伐木许可证?    

85699.jpg 

讨公道四处碰壁 多部门相互推脱

十多天中,蔡某勤为树木被人私自砍伐、森林公安不立案追查一事四处奔波讨说法,然而却到处碰壁。

在许昌市公安局,有关人员说,此事需要到鄢陵县政府进行行政复议。

在鄢陵县政府法制室,工作人员称,刑事立案不属于行政复议管辖范围。

在鄢陵县公安局,有关人员说,此事森林公安已经下发文件,当事人需要向许昌市公安局和县政府反映。    

最后,蔡某勤又来到鄢陵县检察院要求监督,检察院有关人员指出:县森林公安局出具的告知书,没有列举不予立案调查的原因,让检察院无法进行监督。可是,当蔡某勤再次来到县公安局要求补充不予立案调查的理由时,又遭拒绝......

蔡某勤手持经过政府部门依法确权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2028年到期)来到了县农业局,有关领导和“鄢陵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明确表示,她手持的《承包经营权证》合法有效,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如果村民组有异议,需要提供有效证据,通过合法程序才能予以更改收回。然而,这个政府颁发的合法土地承包证件,现在却没有能保护蔡某勤合法权益免受侵害。

村民组决议成违法“挡箭牌” 农民的合法权益谁来保障

《土地承包法》规定,农民“依法享有承包地使用、收益的权利”;发包方“不得非法变更、解除承包合同;承包期内,不得收回承包地;” 禁止“违法收回、调整承包地”。

据记者调查了解,早在2月22日,南丁庄村二组在召开的村民代表会议上,认为蔡某勤承包的土地存在确权错误,一致同意收归集体。然而,这样涉及讨论责任田归属问题的会议,却没有通知蔡某勤本人或其家属参加。在包括随后共两次会议上,南丁庄社区居民委员负责人均参加了会议,但是“没有发表意见”,算是“列席”会议。

不知道是真的法盲,还是故意为之,无形之中,南丁庄村村民二组在个别人的操纵下,公然挑战了一回国家的法律法规。

1.5亩多土地,通过确权,明明白白在村民蔡某勤名下,村民小组如果有异议,尽可以按照程序达到自己的意愿。即使出现集体土地错误确权至个人名下,村民组可以书面提出申请,小组成员签字,并附相关证明材料做附件,向上级主管部门要求注销错误登记,重新核发新的土地经营权证书。

上级有关部门在接到申请以后,会组织相关人员调查核实后,注销错证、核换新证。而南丁庄村二组却先把上级政府抛在一边,自己发起了“收回承包土地的行动”。

3月中旬,南丁庄村二组在没有事前通知和征得蔡某勤本人同意,更没有经过鄢陵县林业局批准和取得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唆使村民丁成俊、丁春良、丁安民三人私自砍伐了蔡某勤责任田里的树木后变卖。变卖后的钱款暨没有存放在村集体账户上,也没有转交给蔡某勤本人,而是由村民组长个人拿着。

当受害人报案后,村民组组长堂而皇之的告诉干警,是村民组同意砍的树,卖树钱现在她手里。同时,又向森林公安局提供了村民代表会议的书面材料和村委会证明。根据这些材料,森林公安局作出了不予立案调查的决定。这样,村民组决议就成了个别人盗伐、滥伐林木,践踏逃避法律责任的挡箭牌。

县森林公安局在村组干部打招呼的情况下,缺乏担当、有法不依,不敢立案追究盗伐、滥伐林木的违法问题,无形中成了违法者的保护伞。这不仅违背了森林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而且给受害人在寻求合法求助途径的过程中制造了障碍,严重损害了公安机关公正权威的形象,在鄢陵县开了纵容林业违法行为的先例。

在鄢陵县多处碰壁、维权无门的蔡某勤没有气馁,手持土地确权书和举报材料继续四处奔走求助,“我就是要让那些无法无天的人知道,这世间还有神圣的法律惩罚他们!” 这个身材瘦小的女人坚持这样认为。

返回】【顶部】【关闭】  
新闻热线 | 版权声明 | OA管理

关键词:中原廉政法治网 | 中国廉政法治 | 河南廉政法治网 | 中原廉政法制网 | 廉政法制网 | 廉政法治新闻 | 中原廉政法治 | 廉政法制建设 | 廉政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