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中原法治网  管理员: 中原法治网   访问: 36,289 次   留言: 256 条
位置:

查看留言

页次:1/13页,每页20条,共241条    首页  1 2 3 4 5  下翻 尾页
  • 122
  • 122
标题:

郸城县住建局王洪兵聚众赌博

2013/4/24 10:18:36
郸城县住建局工会主席王洪兵长期不上班,经常组织本单位和社会闲杂人员聚众赌博,开着丰田越野车,车号Mu789,每次赌资都在数万元,仗着原局长张德亮对下属经常训斥谩骂,对上级也不放在眼里,难道县领导和纪检监察部门不应该好好管管吗?当前习总书记正提倡改进工作作风,王洪兵的所做所为真是对住建局的讽刺,我们将期待和关注领导的处理结果, 
  • 11
  • 11
标题:

人民大街洒水,究竟是净化环境还是制造交通事故!

2012/11/13 7:25:58
早上县城多条主干道上都会洒水除尘,但人民大街是条东西路,早上8点钟左右正是上班上学高峰期,人流车流量大,本来人民大街从西往东走太阳光都晃眼,再一撒上的水,路上明晃晃的照的眼啥也看不清楚。现在早上气温还低,洒上水还滑溜溜的。有关部门能不能改变下工作时间或方式!
  • 吴国安
  • 吴国安
标题:

邓州市文曲乡红庙村支书占用耕地建私房

2012/10/31 22:53:46
我是邓州市文渠乡红庙村的一名村民。
我们村的村支书吴保平同时兼任村主任和村会计两职。由于身兼数职,缺乏有效监督,吴保平一手遮天、飞扬跋扈、欺压百姓、为所欲为。
2009年4月,支书吴保平未经批准在红庙大桥东桥头的耕地上超标准盖房,侵吞集体耕地、毁坏农民的青苗田1亩余,村民惧于其威势敢怒而不敢言。其间,有村民上前阻拦,支书吴保平指示人将其殴打并以“殴打村干部”罪名将常建阁拘于文曲派出所(两日后常被放出)。
   2007年11月,吴保平包庇其儿媳无证生下二胎男婴。在村内,其他村民更是争相效仿,吴保平则是以罚代管,只管收钱。因此,我村计划生育工作一片混乱,违法超生十分严重。
   2009年4月,小麦抗旱期间,支书吴保平无视党和政府号召,工作不力。期间我村村民既没有接受政府资助购进灌溉机具,村内也没有打一眼机井。这直接导致我村大面积麦田没能及时灌溉,多家小麦减产,村民十分愤怒。
   2009年5月,村小学拆除三间校舍,支书吴保平将所拆集体财物据为己有
   红庙村有一村办砖厂。2006年上级有关部门即要求关停实心粘土砖厂。但由于支书吴保平的庇护,该砖厂却一直到2008年末才停。导致该砖厂吃掉我村良田50余亩,至今仍无法复耕。
   田地是人民的田地,天下是共产党的天下。是谁给了吴保平这么大胆?难道就没有人能管得了他了吗?
  • 市民
  • 市民
标题:

郑州小李庄原村支书恶意毁损公司财物

2012/10/12 9:02:46
我叫刘志刚,住郑州市二七区孙八砦村,于1994年5月投资创办了郑州市腾晖实业公司,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现将二七区建中街办事处小李庄社区孟铁成(原小李庄村支书,村长)霸占、侵吞并非法毁损腾晖公司(位于南四环路管城区、十八里镇辖区)办公场所及财物,切断办公经营用电,造成大量员工失去工作、大批商户无法正常经营,严重激化社会矛盾等情况反映如下:

  2012年4—6月份,孟铁成为了达到侵吞我及腾晖公司资产的目的,指使、组织社会人员把腾晖公司办公场所的院墙用装卸车强行推倒,用铲车将公司院内地坪挖掉破坏,非法拆除了公司面积约2000多平米的厂房和其他建筑物,价值约百万余元。孟并指使手下人员将腾晖公司仓库所放物品强行搬出导致毁损。同时,还切断公司办公及营业场所供电,致使公司至今无法正常运行。其后,孟铁成还派人到公司威胁员工和商户,要求三天之内都必须搬走。多家商户不明真相,情绪激动,对我及家人和公司员工采取了不当的过激行为,严重激化了社会矛盾。这一切不稳定因素都是因孟铁成的行为直接导致。

  针对以上孟铁成的所作所为,腾晖公司曾多次报警,公安部门虽每次出警,但始终未能遏制。目前,孟铁成的行为严重扰乱了我公司的正常工作秩序(已陷入瘫痪状态长达数月),不仅给我和公司造成了数百万元巨额损失,还使公司众多员工失去工作,众多商户难以为继,给社会带来了极大的不稳定因素和隐患。现将孟铁成的不法行为予以反映,恳请有关部门、新闻媒体予以关注、调查,以维护我和公司的合法权益。

  • 朱先生
  • 朱先生
标题:

2012/9/28 3:50:36
郑州经开区岔河村(中原福塔下),又一个村庄牺牲在捞钱

8月开始做村民工作,因流程不正规很多村民不敢贸然拆迁,后主持拆迁人员放话,党员不带头拆的开除党籍
9月开始手机在屋内接收不到信号
9月上旬每天上午开始停电,停水
9.17日开始学校要求学生停课
       经开区岔河村由于村委会的拆迁不符合正规流程,村民们因为担心被骗所以不愿意搬迁,导致村子每天上午开始停电,停水,9.17日开始学校要求学生停课,让家长不要带孩子去上课了,要去开发区的那那那去上课,村民们不愿意,校长直接说那你们爱去那上就去那上,昨天回家听孩子们说,他们在学校跑着玩了一天,没有上课,这算什么嘛,这就是人民的公仆,人民的教师吗?
    我们上班的,做生意的早上起来没有别的要求,能让我们洗个脸刷个牙不?晚上能让我们吃上口热饭吗?多少年家里都没有老鼠了,现在家里居然都有老鼠了,为什么?因为没有水洗碗刷锅,没有水做厨房卫生,每天都想着等明天有水了再做吧,谁知道呢,天天都没有水,我们不能为了等水不上班不做生意不生活呀,拜托,我们也是中国的“良民”,也在为郑州的发展尽自己微薄的力量啊,能让我们这些小市民“正常”的活着吗?


 事件起因:
  经开区管委会响应开发商的号召,决定把开发区内多个下属村庄进行拆除,首当其冲的就是岔河村,拆迁方案按照04年实行,即每个村民分得52平方的住房面积,拆迁没有正式合同,有效印章,组织机构等等,只有一纸协议,户主还属于丙方,试问甲方是谁,乙方又是谁?把房子拆完后,我们还能再住上房吗?目前没有安置房,每人每月发放200元安置费用于出去租房子,或是租赁村委准备盖在骨灰堂旁的活动房,200元安置费能租个单间吗?你让老百姓情何以堪?还让老百姓活吗?每个村干部在外面都有买的房子你们可以为了捞回选村官的本去把房子拆了,那这么多老百姓该何去何从啊?这帮管委会领导8年前把旗下一个村子给强拆后到现在还没给人家安置呢,每个月给老百姓200元安置费,你让老百姓如何活?敢问一斤猪肉现在多少钱?听的多了,看的多了,试想,这和谐社会和谐谁了?我吗?你吗? 希望看到的朋友帮忙转一下,让有良心的政府官员看到,帮帮我们这些村民和孩子们!
  • 嵩县公路
  • 嵩县公路
标题:

嵩县公路局玩忽职守害人命

2012/9/5 23:03:36
2010年夏季,嵩县公路局在洛栾快速通道嵩县胡岭隧道北侧路面堆放沙石堆,该沙石堆长52.5米、宽5.5米,占据了由南往北行驶的全部车道,在该沙石堆附近及道路沿线未设置任何警示及提醒标志。一年多来,因为该沙石堆已多次引发事故,给当地群众及过往人员车辆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了严重损害。
      由于夜间沿路无任何警示标志,2012年7月14日晚20时40分左右,控告人父亲朱金良驾一小型箱式货车由南往北途经上述路段时,直接撞到该沙石堆上,车辆侧翻,发生交通事故,致使朱金良死亡。据当地群众、医院及交警等部门反映,自2010年夏季至今,该沙石堆已引发多起交通事故,这些事故均以支付赔偿金等形式草草了事。时至今日,事发点附近道路两侧的排水沟中仍然散布着摔坏的头盔、鞋子、机动车后望镜等杂物。可见,嵩县公路局并未从中汲取教训,也没有采取任何有效防范措施,最终酿成此次车毁人亡的重大事故。
      事发后,受害人家属人多次到嵩县公路局请求处理意见,局长等领导却一直避而不见,经再三请求,局工作人员了解了情况之后,告诉控告人回汝州等待处理意见。然而一个多月后,控告人第六次赶赴公路局询问进展时,该局书记兼副局长却告诉控告人不知此事,并狂妄地告诉受害人家属:“你家死人了,我家过的好好的,我凭什么要换位思考”“我们堆了一年多了,那么多人从那儿过,为啥就你往上边撞?你们想去哪儿告就去哪儿告吧”。
    根据《河南省公路管理条例》第六条第二款“县级以上交通行政主管部门的公路管理机构,具体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公路建设、养护和管理工作”的规定,嵩县公路局对该处公路的管理和养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由于其怠于履行法律所赋予的职责,听任事故发生,除去其他大小事故外,仅造成控告人父亲一人的人身和财产损失就达到80万元,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关于“渎职罪”的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中“玩忽职守案”第一项“造成死亡1人以上,……”和第三项“造成个人财产直接经济损失15万元以上,或者直接经济损失不满15万元,但间接经济损失75万元以上的”,的规定,应予立案并依法追究嵩县公路局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赔偿控告人父亲的人身和财产损失。
  • 百姓
  • 百姓
标题:

漯河村主任李志功勾结村霸毁贫困大棚搞地产

2012/8/31 21:50:37
七八年前,漯河市源汇区阴阳赵镇程庄村向上级申请到了农业扶贫资金,利用村里的40多亩土地盖了32个大棚。现在村主任李志功的弟弟阴阳赵镇综治办主任李刚耀,以建新型社区的名义把大棚毁掉要搞房地产开发,土地没有任何相关部门的批文,并强行拿出了100万元交给村里,村主任李志功以一个村民1000元分发给村民80多万,下余10多万为村委会的招待费据为己有,村民意见很大。 

     

    并且李刚耀“当地人称二阎王”在2010年修石武高铁期间,利用郭平宇〈时任阴阳赵镇党委书记,现在源汇区副区长》的关系,强行把石武高铁漯河段的土方拦下,期间曾带领打手打伤数人,带领打手多次堵路,导致国家的资金流失近一千万。 

     

    李刚耀的哥哥——村主任李志功“当地人称黑旋风”,浑身刺有文身,在村里整天带着自己家里养的几只大狗闲逛,看见谁都是横鼻子瞪眼,看哪个村民少有不顺,轻者就破口大骂,重者放狗咬人。 

     

    李志功把村里的两个大鱼塘《近200亩》以6万元卖给李刚耀70年,钱全部装进自己的腰包,村民无人敢过问。把村集体近300万的50亩蔬菜大棚以每年5000元钱租给李刚耀30年,到2035年止。村民没有见到一分钱。现在李志功和李刚耀又开始密谋以100万的价格把村集体投资300万的50亩地以100万买断。致使国家的资金大量流失,现在大棚正在拆之中。 

     

    我们强烈抗议!! 
  • 老农民
  • 老农民
标题:

洛阳市新安县最牛的支部书记

2012/7/10 5:54:05
尊敬的共产党各级领导,及全国的广大世人,请您关注以下予西地区新安县北爷镇滩子沟,最牛的支部书记,黑社会老大!介建收吧

   1.介在任职期间{1995-1998}在各大队,同安上下井能正常生产,独立经营的两个企业{两个煤矿资产估价在200万左右}几年的承包金硬是不交,最后煤矿所有设备,资源变为己有。村社员敢怒不敢言。此人经常操纵黑社会,看谁不顺眼,很快就要受到皮肉之苦,被打的人举不胜数,如滩子沟老人,李江于。

  2.介在98年换届选举时, 那更是阳奉阴违,盛气凌人,无法无天,动用黑势力,在滩子沟村整个上空被笼罩,最后把候选人介玉松打个半死。

  3.介在2011年支部换届选举时,大解私囊,收买党员,又一举拿下支部书记贵官。此人更是幸灾乐祸,扬眉吐气,天天要做的事就是倒卖土地,几个战友,介江红。介红林。介建党。身为支部书记的介置群众于不顾,无从谈谋村发展。介在2012年7月3号晚,操纵黑势力70多人,在镇政府门前大搞阅兵式,介在我家门前大骂40分钟左右,就这还不解恨,又把大门砸坏,冲上二楼砸我东西,当天晚上公安干警出动人力数名,警车数辆,当场抓获20多名,现被公安在押17名。以身为支部书记的介建仍无所事事,还继续操纵张小伟,张少伟,介建党,介江红,介红林等人,还在用金钱拉拢收买共产党干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仍法律以不顾,此人在当地就是最大最大的昏官.号称予西地区最棒最牛的书记,应能呼风唤雨,号称予西一代霸王,以上情况大家说棒不棒,牛不牛。
  • 陶铁创
  • 陶铁创
标题:

2012/7/9 21:55:55
我叫陶铁创今年76岁(13937993020)家住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城关镇南附店村
 我与郭明发同在伊川县城南府店村商贸城内做生意,我的门面房是南府店村委管理的。郭明发仗势欺人刚好(他二哥)郭长健是南府店村副支书,商贸城属于郭长健管理之内。于是2004年2月17日郭明发突然把自己的野摊位故意摆在了同行申诉人的门市前,并和申诉人的摊位紧紧相连,故意找事,并将申诉人的门外摊位掀翻,  林胜伟问他为啥不讲道理,郭明发说我想掀,看你咋着,林胜伟又将郭明发野摊位掀翻。2004年2月17日上午郭明发回家后叫他(外甥)蔡胜伟手拿匕首带四个人、骑两辆摩托车、到我门市将李巧娟爆打了一顿、店内砸了一翻。我陶铁创赶紧到郭明发家、(说好话)郭长健、蔡银锁、郭明发都在、说明这天就是有意闹事。2004年2月20日,郭明发和妻子张梦娟(他二哥)郭长健利用职权公开利用治安巡逻车,指使郭庆刚其外甥蔡胜伟各代一路人。组织(孙学强、周自强、已判刑)、郭红星、郭孟正、郭学军、郭红发、蔡银锁等十余名黑社会人员,又有其妻张孟娟指使被申诉人【亲妹夫】郭庆刚在附近的周村组织七八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地痞无赖,2月20日上午酒足饭饱后,郭庆刚、蔡胜伟、两路人携带木棍、钢管、拳套等凶器闯入申诉人的商店疯狂的实施打、砸,在场经营的众商户们欲出面阻止,他们大叫着:“谁出面就打死谁”。并疯狂的追打围观的商户,吓得众商户四处逃散。只有申诉人的内弟陶万利去说不要打,有啥事说说解决。于是,这帮丧心病狂的歹徒便对陶万利实施加害,众歹徒一边叫着:“打死他”,一边抡木棍、钢管,郭庆刚在陶万利背后,一棍把陶万利打倒在地。将陶万利头后骨打碎,陶万利当场死亡,但这帮歹徒仍不放过,这帮歹头走出店门后,郭庆刚又大叫:拐回去看“看这小子死了没有”。于是他们又返回店内,继续对躺在血滩地上的陶万利毒打,并照肚子上跺了几脚,将陶万利肚内的饭跺出一地。见此情景,逃出来的林胜伟急忙到对面的门市打电话报警。郭庆刚、蔡银锁等人,大骂着窜上去一棍将林胜伟打倒在地,并将电话摔碎。有人说:你们把人都打倒啦,还再打。蔡银锁,郭庆刚等歹徒方才四散逃跑到郭长健家集合。商议后、郭庆刚、蔡银锁等人长期潜逃。
本案中,郭明发和其妻张孟娟(郭长健)利用职权公开利用治安巡逻车、直接组织者和指挥者,蔡胜伟、郭庆刚是直接组织者和参与者,且是直接致陶万利死亡的凶手和主犯之一。在众凶手潜逃中,郭长健(南府店村副支书)四处活动,致使原侦查机关没有按照程序办案:1、没有及时抓捕,给凶手提供串供机会。2、没有提取现场遗留凶器,也没有对凶器上的痕迹作出鉴定,导致某些主要证据灭失。3、侦查中没有对全部涉案参与人员进行侦查,对抓捕的疑犯又放了几次,以抱没事。故意制造侦查漏洞导致侦查盲区。4、没有追究部分主要犯罪人员的刑事责任,特别是主犯郭庆刚的刑事责任。同案犯卷宗明供认说两路人,郭庆刚、蔡胜伟各代一路人,伊川县公安局。并于2012年将郭庆刚无罪释放,严重违反法律。
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原侦查机关涉嫌枉法办案。为此,特依法提出申诉,请上级机关依法组织或指令重新侦查审判,支持申诉人的申诉请求。
2012年7月4日到洛阳市信访局上访,到了登记窗口登记人员看了材料上面标了数字207说到2楼公安局接受办理,到了207门口公安人员看了材料说要209法院受理,到了209法院,法院工作人员说你这应该到205检查院受理,到了205检查院工作人员说你这应该到公安局,三个部门就这样推来推去,无人受理我的冤案
  • 老农民
  • 老农民
标题:

洛阳市新安县最牛的支部书记

2012/7/8 7:43:51
  尊敬的共产党各级领导,及全国的广大世人,请您们关注以下予西地区新安县北冶镇滩子沟,最牛的支部书记,黑社会老大!介建收吧!
  1.介在任职期间【1995-1998】在各大队同安上下井能正常生产,独立经营的两个企业,(两个煤矿资产估价200万左右)几年的承包金硬是不交,最后煤矿所有设备,资源变为己有,村社员敢怒不敢言。此人经常操纵黑社会,看谁不顺眼,很快就要受皮肉之苦,被打的人举不胜数,如滩子沟村老人,李江于。
  2.介在98年换届选举时,那更是阳奉阴违,盛气凌人,无法无天,动用黑势力,在滩子沟村全个上空被笼罩,最后把候选人介玉松打个半死。
  3.介在2011年支部换届选举时,大解私囊,收买党员,又一举拿下支部书记贵官。此人更是幸灾乐祸,扬眉吐气,天天要做的事,就是倒卖土地,他的几个战友.介江红.介小拉.介小军.介红林。身为支部书记的介置群众不顾,无从谈煤矿发展。介在2012年7月3号晚操纵黑势力70多人,在镇政府门前,大搞阅兵式,介在我们前大骂40分钟左右,就这还不解恨,又把大门砸坏,冲上二楼砸我东西。当天晚上公安干警出动人力数名,警车数辆,当场抓获20多名,现被公安在押17名,以身为支部书记介建仍无所事事,还继续操作张小伟,张少伟,介建党,介江红,介红林等人,还在用金钱拉拢收买共产党干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构建和谐法治社会的今天置法律于不顾,此人在当地就是最大最大的昏官,号称予西地区最棒最牛的书记,因能呼风唤雨。号称予西一代霸王,以上情况大家说棒不棒,牛不牛。
  • 陶铁创
  • 陶铁创
标题:

2012/7/5 8:00:20
我叫陶铁创今年76岁(13937993020)家住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城关镇南附店村
 我与郭明发同在伊川县城南府店村商贸城内做生意,我的门面房是南府店村委管理的。郭明发仗势欺人刚好(他二哥)郭长健是南府店村副支书,商贸城属于郭长健管理之内。于是2004年2月17日郭明发突然把自己的野摊位故意摆在了同行申诉人的门市前,并和申诉人的摊位紧紧相连,故意找事,并将申诉人的门外摊位掀翻,  林胜伟问他为啥不讲道理,郭明发说我想掀,看你咋着,林胜伟又将郭明发野摊位掀翻。2004年2月17日上午郭明发回家后叫他(外甥)蔡胜伟手拿匕首带四个人、骑两辆摩托车、到我门市将李巧娟爆打了一顿、店内砸了一翻。我陶铁创赶紧到郭明发家、(说好话)郭长健、蔡银锁、郭明发都在、说明这天就是有意闹事。2004年2月20日,郭明发和妻子张梦娟(他二哥)郭长健利用职权公开利用治安巡逻车,指使郭庆刚其外甥蔡胜伟各代一路人。组织(孙学强、周自强、已判刑)、郭红星、郭孟正、郭学军、郭红发、蔡银锁等十余名黑社会人员,又有其妻张孟娟指使被申诉人【亲妹夫】郭庆刚在附近的周村组织七八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地痞无赖,2月20日上午酒足饭饱后,郭庆刚、蔡胜伟、两路人携带木棍、钢管、拳套等凶器闯入申诉人的商店疯狂的实施打、砸,在场经营的众商户们欲出面阻止,他们大叫着:“谁出面就打死谁”。并疯狂的追打围观的商户,吓得众商户四处逃散。只有申诉人的内弟陶万利去说不要打,有啥事说说解决。于是,这帮丧心病狂的歹徒便对陶万利实施加害,众歹徒一边叫着:“打死他”,一边抡木棍、钢管,郭庆刚在陶万利背后,一棍把陶万利打倒在地。将陶万利头后骨打碎,陶万利当场死亡,但这帮歹徒仍不放过,这帮歹头走出店门后,郭庆刚又大叫:拐回去看“看这小子死了没有”。于是他们又返回店内,继续对躺在血滩地上的陶万利毒打,并照肚子上跺了几脚,将陶万利肚内的饭跺出一地。见此情景,逃出来的林胜伟急忙到对面的门市打电话报警。郭庆刚、蔡银锁等人,大骂着窜上去一棍将林胜伟打倒在地,并将电话摔碎。有人说:你们把人都打倒啦,还再打。蔡银锁,郭庆刚等歹徒方才四散逃跑到郭长健家集合。商议后、郭庆刚、蔡银锁等人长期潜逃。
本案中,郭明发和其妻张孟娟(郭长健)利用职权公开利用治安巡逻车、直接组织者和指挥者,蔡胜伟、郭庆刚是直接组织者和参与者,且是直接致陶万利死亡的凶手和主犯之一。在众凶手潜逃中,郭长健(南府店村副支书)四处活动,致使原侦查机关没有按照程序办案:1、没有及时抓捕,给凶手提供串供机会。2、没有提取现场遗留凶器,也没有对凶器上的痕迹作出鉴定,导致某些主要证据灭失。3、侦查中没有对全部涉案参与人员进行侦查,对抓捕的疑犯又放了几次,以抱没事。故意制造侦查漏洞导致侦查盲区。4、没有追究部分主要犯罪人员的刑事责任,特别是主犯郭庆刚的刑事责任。同案犯卷宗明供认说两路人,郭庆刚、蔡胜伟各代一路人,伊川县公安局。并于2012年将郭庆刚无罪释放,严重违反法律。
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原侦查机关涉嫌枉法办案。为此,特依法提出申诉,请上级机关依法组织或指令重新侦查审判,支持申诉人的申诉请求。
2012年7月4日到洛阳市信访局上访,到了登记窗口登记人员看了材料上面标了数字207说到2楼公安局接受办理,到了207门口公安人员看了材料说要209法院受理,到了209法院,法院工作人员说你这应该到205检查院受理,到了205检查院工作人员说你这应该到公安局,三个部门就这样推来推去,无人受理我的冤案。
  • 黄连
  • 黄连
标题:

反腐难  难似上青天

2012/5/1 21:41:05
    我们是河南省新乡市封丘县鲁岗乡邓寨村村民,于2001年4月份64户村民(全村120户)联名向封丘县检察院举报了原村支书是成军(男,56岁,公办教师,共产党员)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暗箱操作,独自一人于路桥公司签订了110多万元的以沙岗换路合同,致使村集体财产受损87万多元,贪污扶贪日元贷款3.6万多元,收村民承包的款和开采费27万多元,下账13万元,村民举报后,石成军确以自制白条和过期定额发票来抵账,在其任职期间向村内交出30千瓦变压器换100千瓦变压器一台,架低压线路500多米,总支出4.6万多元,剩下22万多元被其独自占有,村村通修路,我村境内不足百米,上级拨款8万元不翼而飞。
    石成军在任职几年中,家中购置汽车一辆,电动三轮车一辆,县城购房一处,儿子中专毕业竟成了大学生村干部,女儿中专毕业安排为正式教师,以上情况没有巨资难以实现。
   时将三年村民到检察院去了160多趟,每次得到的都是友哄和推辞,主办人员于当事人为三角亲朋关系,公开为当事人开脱,通风报信,训斥举报人,个别干部为当事人说清作伪证,致使当事人有恃无恐,和其家属在村内多次谩骂举报人,找各种理由来骚扰举报人,三次殴打举报人,致使举报人有苦难辩,有言难出,随时反映到封丘县检察院如石沉大海,石成军现仍逍遥法外;
    为此我们先后7次到市政法委,市检察院反映,2次到郑州信访局反映都无济于事,现案件移交当地法院,只转了贪污款2.4万元(石成军又买通亲属作伪证,据实事清楚本人承认又给予推翻)侵占款以无有落实为由来转,
    以上实事让我们这些一无钱,二无权势的贫民百姓对立检为公,执法为民,以实事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产生了质疑,但又无奈,只好借助社会舆论还一公道!


                                                                  邓寨村人:郭庆先
  • 说实话会死
  • 说实话会死
标题:

说实话会死

2012/4/17 11:20:57
网络的力量无穷尽,我们从各个网络谣言事件中已经领教,不需要多大的成本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不用为自己说的话负责.看到有人举报田李庄村主任田青德........   我谨以一个本村村民的身份说一下自己的看法.  说话要客观公正,事实要清楚明了.一个村的村民都知道的事实却要颠倒是非黑白.  只希望法治网还事实一个公道,对于为达到个人或某些利益集团目的,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的发言不予发表,
不要成为散步谣言搬弄是非的工具
  • 过客
  • 过客
标题:

汤阴交警颠倒黑白 权大于法

2012/1/3 14:08:11
2011年11月14号晚上19点多我的司机开一重型半挂车在汤阴伏道的公路(拉货40T)由西向东行使,对面施来一沙滩摩托,由东向西行驶,由于道路有石子,沙滩摩托不小心把驾驶人和乘坐人甩下来。沙滩摩托在我的车前面自行横过马路,距我的车有6-7米,有人报案说我的车撞了沙滩摩托,(可我们的车一点伤痕都没有)。16号汤阴交警找到我们了解了事实经过,交警说我们的车从驾驶员身上碾压过去,可惜我们的车拉有40吨货物,你就是石头你也完美不了,何况是肉身。17号我们去了汤阴哪儿的摄象头可以监控到,可交警不让我们看,非要我们把车开过来鉴定,鉴定需要10天。我们告诉他车在安阳的停车场让他们去鉴定拍照,他们说;你们的车反正有保险,你们也花不了几个钱,你们也耗不起,你们就认了吧。这就是汤阴交警靳艳鹏的话,这样的话竟出自国家公务员的口。(我们有录音)他们把我们的车拍了照,也没有发现什么,还扣了我司机的驾驶证不给,没有理由,还说爱上哪儿投诉就去哪儿,这就是我们纳税人养的公务员。天理何在。
  19号重新录口供,到哪儿后要给司机14日治安拘留,在司机不认同肇事逃逸,不签字的情况下,交警靳艳鹏强拉着司机的手按了手印,说有一人看见了就可以定是你的车压的。理呀 哪儿说去15537251246  
  • 公民
  • 公民
标题:

西华县最牛供销社主任邱法德损公肥私包养情妇

2012/1/2 22:32:18
我是西华县聂堆镇道北行政村的党员干部,叫赵太平,现向你们举报聂堆镇供销社主任邱法德损公肥私,作风败坏,包养情妇,用金钱买党员及群众代表,违法竞选道北村民委员会的腐 败事件。
   以前,邱法德只是道北大队一个村民,后来在村里干预制板厂,手里有点钱后,邱法德发钱竟然当上了聂堆镇供销社主任,在当时传为笑谈。当上主任后,邱法德开始大肆非法敛财,首先,邱法德把聂堆镇供销社在道南建造的棉花收购站没有通过招、拍、挂低价卖给村民方庄,所卖钱财据为己有,当别人质疑他时,他公开叫嚣:“我买官不花钱呀!”邱法德以此类推,相续卖掉了聂堆镇供销社在全镇各处的房产和其他资源,然后据为己有。
   邱法德当上供销社主任后,生活作风极其糜烂,他在供销社内部和社会上的情妇达7—8个之多,更离谱的是,邱法德公开娶了两个老婆,镇上几乎无人不知,大老婆赵美兰,也是结发妻子,为邱法德生了一男三女四个孩子,二老婆薛秀玲給邱法德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就是这样的一个败类,目前换届选举期间,他又把眼睛盯上了道北村委会村支书的位置。选举法有规定:组织关系在本村,但在其他单位任职,不能参加换届选举。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不能参加选举?不按时交纳党费,不能参加选举。年龄超过45周岁,不得参加换届选举。以上条件可以说邱法德条条违反,但他贿 赂某些镇领导后,在不具备任何选举条件的情况下,镇领导竟然让他参加选举。前几天,邱法德回到道北村公然给每个党员送钱贿选,给我的钱被我断然拒绝。群众都说:“狼回来了,喝我们的血来了”,腐 败到如此程度,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邱法德认为有钱可以达到一切目的,他的腐 败简直到了百无禁忌的地步,什么事都敢干,什么钱都敢拿,什么“邪”都不信,没有廉耻,没有底线,没有敬畏,他实在是一个党员中的败类,干部中的恶棍。他的所做所为,在群众中造成了极端恶劣的影响。希望上级有关部门,对邱法德违法乱纪的现象作详细调查,清除这个党内的害群之马,让广大党员群众看到希望。
  • 111
  • 111
标题:

社会人员代警察执法打伤他人,要承担何种责任

2012/1/2 21:08:07
问题: 某县一派出所在执行公务时,抓到了嫖娼者刘某。在讯问刘某时,其不承认自己有嫖娼行为,该派出所的民警张某和王某很是气愤,认为刘的态度恶劣,于是便对其拳脚相加,并不时用警棍电击刘。当时张的朋友陈某正好在派出所玩,陈觉得张、王二人打得很过瘾,便也想试一下如何使用警棍,于是便要求张、王二人让他代他们来行使职权,“审问”刘某。张某于是将警棍交给陈,陈在“代行职权”过程中,长时间电击刘某,造成其几度昏厥。后陈用冷水泼刘,以让其清醒。刘清醒后,交待了自己的违法行为。张、王于是便对李作出处罚决定:罚款800元,拘留10天,以示惩戒。10天后,刘某被释放。刘某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部分系陈某电击所致,部分系张、王殴打所致。请问律师,由于刘某本人存在违法事实,他有权利向派出所的张某、王某要求赔偿吗?另外,对张某的朋友陈某造成刘某损害的责任由谁来承担?     

本网律师答: 刘某有权利向张某、王某所在的派出所要求国家赔偿,而不能向张某和王某本人要求赔偿,因为他们是代表国家行使权利,其违法行为所产生的后果应由国家来承担。另外,依法行使职权是所有国家机关(包括行政机关、司法机关)都必须遵守的原则。任何国家机关都必须在法律规定的职权范围内,遵循法定程序和方式行使职权,不得超越职权、滥用职权,即使对违法犯罪分子,任何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都必须遵守法定程序依法处理,不能因为相对人有违法犯罪行为就可以随意侵犯其合法权益。

刘某对张某、王某的殴打和电击造成的伤害可以请求国家赔偿。因为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四项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使用武 器、警械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死亡的”,国家要承担赔偿责任。而本案并不具备使用警棍的合法条件。同时,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时“以殴打等**力行为魂唆使他人殴打等**力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死亡的”国家要负赔偿责任。根据该条款的规定,刘某可以提出国家赔偿。

对陈某电击刘某造成的伤害,刘某也可以请求国家赔偿。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受害人只能针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造成损害的行为请求国家赔偿。本案中,陈某不是公职人员,其殴打和电击刘某的行为似乎不应视作行政行为,但由于陈电击刘是在张、王默示同意下所为的侵权行为,所以张、王所在的派出所要对此承担责任。因此刘可以对陈的行为提出国家赔偿的请求。

当然,派出所承担了赔偿责任后,有权向有过错的张某、王某和陈某追究责任。 
  • 百姓
  • 百姓
标题:

1000余亩可耕地为何被强征、麦田地被铲车推平,让我们农民怎么活

2012/1/2 20:20:44
您好!河南省开封市杞县政府在无征地证,无征地公告、没有开过一次会议的情况下强制把东关村村民和北关村村民的700多亩的耕地给征收。给的价钱非常之低,又以高十多倍的价钱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为了让老百姓在协议上签字,他们采取恐吓、威胁、诬陷、在酒座上劝说等办法。老百姓不卖,就出动县级镇和村干部加武装干警和防暴队600余人,推土机挖掘机10多台车将亩产量超千斤的麦苗地推平了,东关村民和北关村民拼命抵抗几名群众被打伤,县镇政府众多领导都在现场,无人过问!强行征地。天理何在!!!对于那些硬抗的,他们说:“别傻了,和政府作对没好下场的”,我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一个农民的后代,感觉很气愤,难道他们说的政府是人民政府??他们能代表农民吗??这件事情曾经也反映过,结果却是上级部门压给下级部门,不用说下级部门都说的是谎话!!就这样不了了之了。难道真的就没公理了??? 

  • 女孩
  • 女孩
标题:

第一次同房没见红 老公骂我是破鞋 我该怎么办?

2012/1/2 17:03:12
我跟老公是同学,结婚已经8年了。

婚前我们就已经同居了,但我跟他第一次没有见红。可老公确确实实是我的第一次,可为什么没有见红呢?我只爱我的老公,从来没有背叛过他,但他总是拿没有见红来讽刺我,还骂我是破鞋,怀疑我的第一次给了别人,我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昨天下午他出去玩,我怀疑他是否出去找小姐,和他闹了一下。今天早上开始直到现在他都在侮辱我,说我凭什么管他,只不过是只破鞋,能收留你已经不错了。还往我脸上吐口水,简直可以用侮辱来形容,早上起床之前还把我从床上踢下来,真的很伤心。

见到他这个样子真不知道如何面对,现在就真的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一样。我该怎么办呢?结婚前和他有过孩子,后来流掉了,因为流产导致输卵管堵塞,我直到现在还没有怀孕,目前还正在做试管,但做了几次都没成。

他今天老是在说我是破鞋,我都伤心死了,为了做试管身体已经不如以前,但他从不体贴我,给我的都是讽刺和责骂。我该怎么办呢?面对这样一个不讲理的人我有何办法?

他今天又说要和我离婚,远离我这只破鞋,想到一心一意爱着的男人竟然这样对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天天都被他嘲讽,我真的很痛苦。




  • 百姓
  • 百姓
标题:

百姓命脉

2011/11/27 14:34:53
土地是百姓的命脉,一个村支书就为了自己的私立,不顾百姓赖以生存的命脉《土地》
如此歹毒下手,真的无法容忍,作为百姓有土地多好,丰收季节的喜悦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希望我们的领导对这样的村支书用法律严办,杀一儆百,让用萌芽思想的村支书醒悟,回头是岸!!!
  • 张浩
  • 张浩
标题:

2011/11/26 9:39:26
胆大包天,宜阳环北加油站竟然在距离居民楼3米的地方建油罐

宜阳县环城北路上的环北加油站,位居闹市区。它紧邻的左边、右边和后边均由居民楼,居住着大量的居民。现在,该加油站又在北面的空地上修建油罐,一旦这个油罐建成,那么该油罐与后边的滨河21号楼的距离仅有3米。 按照《汽车加油加气站设计与施工规范》GB50156-2002国家标准要求:三级加油站埋地汽油罐距离民用建筑物防火距离为10米,埋地柴油罐按要求防火距离可减少百分之三十,那么也要达到7米才符合安全防火距离要求,而这个加油站新修建的油罐显然不符合标准。每到节假日,居民都要燃放烟花炮竹,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存在着非常严重的安全隐患。为此,我们强烈要求这个加油站停止违法行为,或者迁移!否则,我们将组织居民到北京上访!

                       张浩等24户居民
二〇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